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ye.st的博客

落叶知秋,情谊如酒,风渐凉时无喜更无忧。

 
 
 

日志

 
 

奴性小议  

2015-03-17 11:49:53|  分类: 国家与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奴性小议

  读《他们原来混的这么惨》有感

最初看到这几张照片就很感慨,除此报道之外,过去还有报载意大利总统自己排队买机票,美国总统奥巴马到小餐馆亲自买盒饭,奥巴马请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快餐店与市民一起吃热狗等,对比我朝不禁使人联想到公仆与主人,人性与奴性的话题。在民主国家,长官乃至国家元首与百姓平起平坐,既上不了媒体头条,也惹不来百姓街谈巷议。但在集权国家,位高权重者除“考察”外很难随便光顾市井村野,当偶尔有之,必定戒备森严;当不经意被百姓发现时,立即便成了天大新闻。1958年8月13日,开国领袖在天津辽阳道一家名为正阳春饭馆(又称鸭子楼)的楼上吃了顿饭,饭后临窗,不巧让街对面一个妇女看见,顿时引来万人围观。与此同时,山呼海啸般的口号声与万岁声直冲霄汉。激动的人们越聚越多,把领袖“围困”在饭馆里足有5个小时,最后不得不动用一个排的兵力开路,将座驾硬是推出重围。据说事后光被挤掉的鞋帽手表就捡有7大筐。媒体也开足了马力大肆宣传,一时间在神州大地各处传颂着领袖与人民“情如鱼水”的佳话。同是“鸡毛小事”,相比照片中的“惨像”,在不同国度竟会演绎出冰火两重天的情景。

  中华自古就有奴化教育的传统。辛亥革命结束了帝制,但“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国人的奴性意识代代相传,一直传到当朝。一边高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边狂呼“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从不怀疑何其自相矛盾,因为这是“亲娘”的谆谆教导。当年,那位曾任上海封疆大吏的柯某人在中央会议上肉麻地宣称,相信M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M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领袖听了笑靥首肯。那位被领袖整死的国家主席也不甘人后,在全军工作会议上表示:“我这个人就是积极提倡个人崇拜,个人崇拜如果不大好听的话,可以改成M主席的领导威信。我长期以来就搞这个,七大以前我就搞,七大修改政治报告我还在搞,我告诉大家,我现在也在搞,将来还要搞。”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大小权贵层层如此,底层百姓也就自觉不自觉地被洗脑,史无前例的“文革”将造神运动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于是国人习惯了人山人海、山呼万岁的场景,练就了热泪盈眶、心潮澎湃的激动。有幸和“红太阳”握过手的小百姓不仅热泪滚滚彻夜难眠,甚至不肯洗手,以便留给家乡的众多同事亲友与之相握,分享领袖的恩宠,后来那些得到“分享”的人们照样分外激动,心理上得到了皇恩浩荡般的满足。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胡耀邦说得好“我们名为无产阶级专政,实为一党专政,一党专政变成了领袖专政。”马克思说的更直白:“伟大的人物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跪着。”自称马克思(其实是斯大林)加秦始皇的“大救星”直言不讳--百代都行秦法制,为了心中的乌托邦,可以不择手段,视百姓为蝼蚁草芥。“人民”哪里知道,当天安门上传出“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时候,自己已经跪了下来,“白骨蔽中原,千里无鸡鸣。”在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和“大跃进”中,几千万冤魂在他们生命结束前连一声“不”字都不敢说,即使写遗书也不忘最后添上“万岁,万万岁”,犹如皇上赐死也不忘叩首“谢主隆恩”。“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古训反而成了悖论,熟重熟轻,孰尊孰贱,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历史走到了今天,这种奴性并未消失,不时沉渣泛起。在重庆掀起的红歌时期,有位半老的人致亲人亡故于不顾执意赶赴京城参加薄氏组织的红歌会,因为比起家事“唱红”则兹事乃大。在他引吭欢歌的时候其内心除了奴性是否尚存一丝亲情与人性?不久前北京的一家庆丰包子铺一时名扬四海,好事者蜂拥到此,点名专吃总书记套餐,争相在总书记用餐的桌椅前留影。更有甚者,不远千里从武汉专程来到这里效法膜拜。餐馆的生意因此兴隆自不待言,据说这套桌椅已被店家收藏,有朝一日这“镇店之宝”成为珍贵文物亦未可知。改革“总设计师”虽有“钢铁公司”之“美名”,尚且自称“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而今“大大”之称不绝于耳。“大大”者,大伯、大爷之北方民间俗称,如此称呼明明是“父母官”的翻版,却美其名曰“亲民”、“接地气”,在深入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的社会背景下,令人堪忧。

  奴性是国人几千年来难于革除的劣根性。人们一旦被奴化,便失去了自我,丧失了思维,依附于强权,亿万人只有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个头脑,不知道什么是尊严,什么是权利,消弭了判别是非的能力,更遑论自由与创新,个个争当驯服工具,还自诩“人人都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用在大厅不骄傲,砌在厕所不悲观。”专制驯服了奴性,奴性又强化了专制,使其更加肆无忌惮。权贵迷恋权力,民众谄媚权贵,现今仍是一个权力至上的等级社会,“衣分三色,食分九等”的传统由延安带到了北京。权力可以带来一切,也可以震慑一切。在枪杆子、刀把子、亮剑、拔钉子的淫威下,在官媒喉舌垄断意识形态的语境下,犬儒丛生,蒙昧弥漫,明哲保身,奴性泛滥,已成社会的顽疾。“没有一群奴才,一批麻木不仁的旁观者以及沉默的大多数,世界上就不可能有邪恶的制度(杨恒均)。”官方不断宣传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也有人豪情展望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在全球化的时代,从世界的角度看中国,不仅看有多高的GDP,更重要的是看有多强大的软实力,给当代人类的精神文明做出多大的贡献。一个宪政不张的民族,一个不知道何谓公民的民族,一个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个别人身上的民族,一个不知反思和自省的民族,一个在强权下跪着的民族,是永远不会赢得世界大家庭的容纳和尊重。我们的差距简言之正如丘吉尔所言:“一个对领袖人物不感恩德的民族是伟大的民族”,我们离伟大的民族还有多远?当今世界已是一个民智渐开、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多元化的信息时代,官媒一手遮天愚弄民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张千帆先生曾有一段精彩的话语:“每一个中国人站起来,为了个人的尊严,后代的幸福,民族的前途,承担自己作为人的责任,捍卫自己作为人的权利,用自己的良知和勇气开创公平正义的国家秩序,用自己的觉悟和行动迎接中国宪政文明的曙光。”继承“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精神,“宁鸣而死,不默而生,铲除滋生奴性的土壤,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响应资中筠先生杜鹃啼血般的启蒙呼喊,“在长期思想禁锢的制度下,用理性之光照亮蒙昧的心智”,以天赋的良知与责任参与争做公民的新启蒙运动,虽任重而道远,但曙光就在前方。(附《他们原来混的这么惨》)

 

 

  大吃一惊! 原来他们混的这么'' !


12日中国台湾省台北市一位网友在Facebook(请不要追问脸书是什么)上发了一张照片,下班时意外在地铁看到新当选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发型略显凌乱,穿一件深蓝色夹袄,怀揣双手缩在车厢一角,没一个人鸟他,活脱脱一副邻家落魄大叔的苦逼屌丝相。这可是正厅级别的大领导啊,混成这样,可悲,可叹,可怜!

                   我们再来看看万恶的美帝的纽约市长

 

布隆伯格是一个典型的富人,其身家达310亿美元,当纽约市长的12年里,他每年只象征性拿1美元作为报酬。布隆伯格又是一个不太典型的富人,他虽有私人飞机,但仍然时不时在纽约乘乘地铁——如布隆伯格本人所言:当一个市长,最重要的就是要亲近这座城市的居民。

 

坐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纽约地铁上班,没有秘书及纽约市政府官员陪同,没有安全警卫,更不要说临时封锁道路让领导先走了。最可恶的是纽约市民,居然不给领导让座,简直是目无尊长!

 

我们再来看看英国的首相

倒霉孩纸卡梅伦如是说:我没有专门的厨师为我做饭,只能去内阁蹭饭。每年收入全部公开。每两周还要去下院接受质询,基本回来满脸都口水。我要是进了老百姓家,抱着老百姓哭。第二天泰晤士报的标题会是:英国首相以无耻的眼泪换取选票。而太阳报标题则会是:英国首相和私生子相认。

 

他是英国的首相,英国人根本没拿他当盘菜。卡梅伦竟然在地铁里被站着!居然没一人出来给他让座?英国人民真是牛逼啊!

 

我们习惯了警车开道的浩大声势,我们见识了在什么日子在前呼后拥中骑一次自行车的排场,我们见惯了偶尔上公交车调研那围绕四周的张张笑脸。因为每一次这样的行动,都会在第一时间登上电视、报纸、广播的重要位置。因此,我们才会对此感到惊讶。

 

惊讶之后是感动。真的,我很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